麻豆传媒狠狠撸天天抠

【 .】,精彩免费!

怎么又突然变卦了?

就连周围的同学都弄愣了一下,纷纷投射过来惊异的眼神,这女孩不才是苏言的女朋友吗?苏言怎么会没去牵她的手反倒和凯瑟琳跳舞去了。

稍微隔远一些的女孩们用意大利语小声议论起来。

……

即便再小声,季亦诺依然听见了,嘴角扬着的笑意一瞬苦苦的,转眸看向舞池里的那一对。

苏言搂着凯瑟琳的腰,两人四目对视,相凝相望,仿佛眼神交流着什么,却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看得懂,旁边都插不进去,天花板上星碎的灯光旋转流淌,的确,也很养眼。

季亦诺心口的那一根刺,又深深的刺进去一些,大喵喵,总是这样给我当众难堪啊,当真以为我没心没肺的么?还是说,这样撩拨我,真的很有意思?

“季小姐?”旁边,杰瑞也一脸迷茫错然的表情,这什么情况?言他干嘛呢?

季亦诺深呼吸,努力掩去眉眼间的黯淡,再抬头的时候依然骄傲如她,眸光潋滟,

“不用叫我季小姐啊,叫我名字就行,或者诺小诺。”

……

清新妹子爱笑的眼睛无法抵抗

舞池里的两人又一个侧身旋转,倏地,苏言眸色一暗,冷俊的眉心刻下的轻痕在灯光下更显分明。

不远处,杰瑞站在季亦诺面前,优雅至极的伸出了右手,另一只手背在腰际后侧,一个倾身俯腰的邀请动作。

她粲然一笑,一双月牙眸如凝聚无数星光,顾盼生辉,将漂亮细嫩的小手放在了杰瑞摊开的手掌心里,很快,又一对俊男美女划入了热闹的舞池。

周围的同学们又再度惊呆了,所以苏言和杰瑞他们是在交换舞伴么?

“言,知道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吗?”凯瑟琳长腿延伸一滑,做一个漂亮的踢腿动作,笑得性**感的红唇微不可见的嚅动一下,唇角渗出来的声音只有他才听得见,冷沉至极。

……

苏言平静的视线依然停留在已经进入舞池的那一抹耀眼身影上,一袭香槟金色的长裙翻飞,宛如最漂亮的太阳精灵,已经惹得周围一阵欢呼了。

“知道。”他声音更冷,两对儿脚下的舞步流畅,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凯瑟琳倏然眯了眯眼,扣着的手臂很轻盈的打出去,

“那知道季亦诺是谁吗?”

季亦诺拉着杰瑞的手,脚尖一踮,飞旋的长发在空中散开,又手臂收回来,

“果然是街舞男孩啊,跳舞带感!”

杰瑞更配合着季亦诺的舞步,帅气的脸颊上已经飘上了两朵小红花,就像是涂了胭脂的小稚姑娘,表情却认真至极,“跳得更好!”

“那当然!”季亦诺一点儿不谦虚的挑眉,傲娇得不得了,眼角的余光微微一瞥,看向两米外的另外一对儿。

……

“我知道,不用提醒。”苏言一双墨色的净眸淡淡对上她,骤然,手臂的力量加大,用力向外一打,凯瑟琳从怀里旋转着舞步跳出去。

季亦诺朝杰瑞潋滟一笑,两人同时做一个张臂的动作,她裙摆一飞,一个漂亮至极的三百六十度转体动作。 【 .】,精彩免费!

怎么又突然变卦了?

就连周围的同学都弄愣了一下,纷纷投射过来惊异的眼神,这女孩不才是苏言的女朋友吗?苏言怎么会没去牵她的手反倒和凯瑟琳跳舞去了。

稍微隔远一些的女孩们用意大利语小声议论起来。

……

即便再小声,季亦诺依然听见了,嘴角扬着的笑意一瞬苦苦的,转眸看向舞池里的那一对。

苏言搂着凯瑟琳的腰,两人四目对视,相凝相望,仿佛眼神交流着什么,却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看得懂,旁边都插不进去,天花板上星碎的灯光旋转流淌,的确,也很养眼。

季亦诺心口的那一根刺,又深深的刺进去一些,大喵喵,总是这样给我当众难堪啊,当真以为我没心没肺的么?还是说,这样撩拨我,真的很有意思?

“季小姐?”旁边,杰瑞也一脸迷茫错然的表情,这什么情况?言他干嘛呢?

季亦诺深呼吸,努力掩去眉眼间的黯淡,再抬头的时候依然骄傲如她,眸光潋滟,

“不用叫我季小姐啊,叫我名字就行,或者诺小诺。”

……

舞池里的两人又一个侧身旋转,倏地,苏言眸色一暗,冷俊的眉心刻下的轻痕在灯光下更显分明。

不远处,杰瑞站在季亦诺面前,优雅至极的伸出了右手,另一只手背在腰际后侧,一个倾身俯腰的邀请动作。

她粲然一笑,一双月牙眸如凝聚无数星光,顾盼生辉,将漂亮细嫩的小手放在了杰瑞摊开的手掌心里,很快,又一对俊男美女划入了热闹的舞池。

周围的同学们又再度惊呆了,所以苏言和杰瑞他们是在交换舞伴么?

“言,知道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吗?”凯瑟琳长腿延伸一滑,做一个漂亮的踢腿动作,笑得性**感的红唇微不可见的嚅动一下,唇角渗出来的声音只有他才听得见,冷沉至极。

……

苏言平静的视线依然停留在已经进入舞池的那一抹耀眼身影上,一袭香槟金色的长裙翻飞,宛如最漂亮的太阳精灵,已经惹得周围一阵欢呼了。

“知道。”他声音更冷,两对儿脚下的舞步流畅,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凯瑟琳倏然眯了眯眼,扣着的手臂很轻盈的打出去,

“那知道季亦诺是谁吗?”

季亦诺拉着杰瑞的手,脚尖一踮,飞旋的长发在空中散开,又手臂收回来,

“果然是街舞男孩啊,跳舞带感!”

杰瑞更配合着季亦诺的舞步,帅气的脸颊上已经飘上了两朵小红花,就像是涂了胭脂的小稚姑娘,表情却认真至极,“跳得更好!”

“那当然!”季亦诺一点儿不谦虚的挑眉,傲娇得不得了,眼角的余光微微一瞥,看向两米外的另外一对儿。

……

“我知道,不用提醒。”苏言一双墨色的净眸淡淡对上她,骤然,手臂的力量加大,用力向外一打,凯瑟琳从怀里旋转着舞步跳出去。

季亦诺朝杰瑞潋滟一笑,两人同时做一个张臂的动作,她裙摆一飞,一个漂亮至极的三百六十度转体动作。

【 .】,精彩免费!

怎么又突然变卦了?

就连周围的同学都弄愣了一下,纷纷投射过来惊异的眼神,这女孩不才是苏言的女朋友吗?苏言怎么会没去牵她的手反倒和凯瑟琳跳舞去了。

稍微隔远一些的女孩们用意大利语小声议论起来。

……

即便再小声,季亦诺依然听见了,嘴角扬着的笑意一瞬苦苦的,转眸看向舞池里的那一对。

苏言搂着凯瑟琳的腰,两人四目对视,相凝相望,仿佛眼神交流着什么,却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看得懂,旁边都插不进去,天花板上星碎的灯光旋转流淌,的确,也很养眼。

季亦诺心口的那一根刺,又深深的刺进去一些,大喵喵,总是这样给我当众难堪啊,当真以为我没心没肺的么?还是说,这样撩拨我,真的很有意思?

“季小姐?”旁边,杰瑞也一脸迷茫错然的表情,这什么情况?言他干嘛呢?

季亦诺深呼吸,努力掩去眉眼间的黯淡,再抬头的时候依然骄傲如她,眸光潋滟,

“不用叫我季小姐啊,叫我名字就行,或者诺小诺。”

……

舞池里的两人又一个侧身旋转,倏地,苏言眸色一暗,冷俊的眉心刻下的轻痕在灯光下更显分明。

不远处,杰瑞站在季亦诺面前,优雅至极的伸出了右手,另一只手背在腰际后侧,一个倾身俯腰的邀请动作。

她粲然一笑,一双月牙眸如凝聚无数星光,顾盼生辉,将漂亮细嫩的小手放在了杰瑞摊开的手掌心里,很快,又一对俊男美女划入了热闹的舞池。

周围的同学们又再度惊呆了,所以苏言和杰瑞他们是在交换舞伴么?

“言,知道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吗?”凯瑟琳长腿延伸一滑,做一个漂亮的踢腿动作,笑得性**感的红唇微不可见的嚅动一下,唇角渗出来的声音只有他才听得见,冷沉至极。

……

苏言平静的视线依然停留在已经进入舞池的那一抹耀眼身影上,一袭香槟金色的长裙翻飞,宛如最漂亮的太阳精灵,已经惹得周围一阵欢呼了。

“知道。”他声音更冷,两对儿脚下的舞步流畅,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凯瑟琳倏然眯了眯眼,扣着的手臂很轻盈的打出去,

“那知道季亦诺是谁吗?”

季亦诺拉着杰瑞的手,脚尖一踮,飞旋的长发在空中散开,又手臂收回来,

“果然是街舞男孩啊,跳舞带感!”

杰瑞更配合着季亦诺的舞步,帅气的脸颊上已经飘上了两朵小红花,就像是涂了胭脂的小稚姑娘,表情却认真至极,“跳得更好!”

“那当然!”季亦诺一点儿不谦虚的挑眉,傲娇得不得了,眼角的余光微微一瞥,看向两米外的另外一对儿。

……

“我知道,不用提醒。”苏言一双墨色的净眸淡淡对上她,骤然,手臂的力量加大,用力向外一打,凯瑟琳从怀里旋转着舞步跳出去。

季亦诺朝杰瑞潋滟一笑,两人同时做一个张臂的动作,她裙摆一飞,一个漂亮至极的三百六十度转体动作。

【 .】,精彩免费!

怎么又突然变卦了?

就连周围的同学都弄愣了一下,纷纷投射过来惊异的眼神,这女孩不才是苏言的女朋友吗?苏言怎么会没去牵她的手反倒和凯瑟琳跳舞去了。

稍微隔远一些的女孩们用意大利语小声议论起来。

……

即便再小声,季亦诺依然听见了,嘴角扬着的笑意一瞬苦苦的,转眸看向舞池里的那一对。

苏言搂着凯瑟琳的腰,两人四目对视,相凝相望,仿佛眼神交流着什么,却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看得懂,旁边都插不进去,天花板上星碎的灯光旋转流淌,的确,也很养眼。

季亦诺心口的那一根刺,又深深的刺进去一些,大喵喵,总是这样给我当众难堪啊,当真以为我没心没肺的么?还是说,这样撩拨我,真的很有意思?

“季小姐?”旁边,杰瑞也一脸迷茫错然的表情,这什么情况?言他干嘛呢?

季亦诺深呼吸,努力掩去眉眼间的黯淡,再抬头的时候依然骄傲如她,眸光潋滟,

“不用叫我季小姐啊,叫我名字就行,或者诺小诺。”

……

舞池里的两人又一个侧身旋转,倏地,苏言眸色一暗,冷俊的眉心刻下的轻痕在灯光下更显分明。

不远处,杰瑞站在季亦诺面前,优雅至极的伸出了右手,另一只手背在腰际后侧,一个倾身俯腰的邀请动作。

她粲然一笑,一双月牙眸如凝聚无数星光,顾盼生辉,将漂亮细嫩的小手放在了杰瑞摊开的手掌心里,很快,又一对俊男美女划入了热闹的舞池。

周围的同学们又再度惊呆了,所以苏言和杰瑞他们是在交换舞伴么?

“言,知道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吗?”凯瑟琳长腿延伸一滑,做一个漂亮的踢腿动作,笑得性**感的红唇微不可见的嚅动一下,唇角渗出来的声音只有他才听得见,冷沉至极。

……

苏言平静的视线依然停留在已经进入舞池的那一抹耀眼身影上,一袭香槟金色的长裙翻飞,宛如最漂亮的太阳精灵,已经惹得周围一阵欢呼了。

“知道。”他声音更冷,两对儿脚下的舞步流畅,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凯瑟琳倏然眯了眯眼,扣着的手臂很轻盈的打出去,

“那知道季亦诺是谁吗?”

季亦诺拉着杰瑞的手,脚尖一踮,飞旋的长发在空中散开,又手臂收回来,

“果然是街舞男孩啊,跳舞带感!”

杰瑞更配合着季亦诺的舞步,帅气的脸颊上已经飘上了两朵小红花,就像是涂了胭脂的小稚姑娘,表情却认真至极,“跳得更好!”

“那当然!”季亦诺一点儿不谦虚的挑眉,傲娇得不得了,眼角的余光微微一瞥,看向两米外的另外一对儿。

……

“我知道,不用提醒。”苏言一双墨色的净眸淡淡对上她,骤然,手臂的力量加大,用力向外一打,凯瑟琳从怀里旋转着舞步跳出去。

季亦诺朝杰瑞潋滟一笑,两人同时做一个张臂的动作,她裙摆一飞,一个漂亮至极的三百六十度转体动作。

【 .】,精彩免费!

怎么又突然变卦了?

就连周围的同学都弄愣了一下,纷纷投射过来惊异的眼神,这女孩不才是苏言的女朋友吗?苏言怎么会没去牵她的手反倒和凯瑟琳跳舞去了。

稍微隔远一些的女孩们用意大利语小声议论起来。

……

即便再小声,季亦诺依然听见了,嘴角扬着的笑意一瞬苦苦的,转眸看向舞池里的那一对。

苏言搂着凯瑟琳的腰,两人四目对视,相凝相望,仿佛眼神交流着什么,却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看得懂,旁边都插不进去,天花板上星碎的灯光旋转流淌,的确,也很养眼。

季亦诺心口的那一根刺,又深深的刺进去一些,大喵喵,总是这样给我当众难堪啊,当真以为我没心没肺的么?还是说,这样撩拨我,真的很有意思?

“季小姐?”旁边,杰瑞也一脸迷茫错然的表情,这什么情况?言他干嘛呢?

季亦诺深呼吸,努力掩去眉眼间的黯淡,再抬头的时候依然骄傲如她,眸光潋滟,

“不用叫我季小姐啊,叫我名字就行,或者诺小诺。”

……

舞池里的两人又一个侧身旋转,倏地,苏言眸色一暗,冷俊的眉心刻下的轻痕在灯光下更显分明。

不远处,杰瑞站在季亦诺面前,优雅至极的伸出了右手,另一只手背在腰际后侧,一个倾身俯腰的邀请动作。

她粲然一笑,一双月牙眸如凝聚无数星光,顾盼生辉,将漂亮细嫩的小手放在了杰瑞摊开的手掌心里,很快,又一对俊男美女划入了热闹的舞池。

周围的同学们又再度惊呆了,所以苏言和杰瑞他们是在交换舞伴么?

“言,知道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吗?”凯瑟琳长腿延伸一滑,做一个漂亮的踢腿动作,笑得性**感的红唇微不可见的嚅动一下,唇角渗出来的声音只有他才听得见,冷沉至极。

……

苏言平静的视线依然停留在已经进入舞池的那一抹耀眼身影上,一袭香槟金色的长裙翻飞,宛如最漂亮的太阳精灵,已经惹得周围一阵欢呼了。

“知道。”他声音更冷,两对儿脚下的舞步流畅,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凯瑟琳倏然眯了眯眼,扣着的手臂很轻盈的打出去,

“那知道季亦诺是谁吗?”

季亦诺拉着杰瑞的手,脚尖一踮,飞旋的长发在空中散开,又手臂收回来,

“果然是街舞男孩啊,跳舞带感!”

杰瑞更配合着季亦诺的舞步,帅气的脸颊上已经飘上了两朵小红花,就像是涂了胭脂的小稚姑娘,表情却认真至极,“跳得更好!”

“那当然!”季亦诺一点儿不谦虚的挑眉,傲娇得不得了,眼角的余光微微一瞥,看向两米外的另外一对儿。

……

“我知道,不用提醒。”苏言一双墨色的净眸淡淡对上她,骤然,手臂的力量加大,用力向外一打,凯瑟琳从怀里旋转着舞步跳出去。

季亦诺朝杰瑞潋滟一笑,两人同时做一个张臂的动作,她裙摆一飞,一个漂亮至极的三百六十度转体动作。

【 .】,精彩免费!

怎么又突然变卦了?

就连周围的同学都弄愣了一下,纷纷投射过来惊异的眼神,这女孩不才是苏言的女朋友吗?苏言怎么会没去牵她的手反倒和凯瑟琳跳舞去了。

稍微隔远一些的女孩们用意大利语小声议论起来。

……

即便再小声,季亦诺依然听见了,嘴角扬着的笑意一瞬苦苦的,转眸看向舞池里的那一对。

苏言搂着凯瑟琳的腰,两人四目对视,相凝相望,仿佛眼神交流着什么,却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看得懂,旁边都插不进去,天花板上星碎的灯光旋转流淌,的确,也很养眼。

季亦诺心口的那一根刺,又深深的刺进去一些,大喵喵,总是这样给我当众难堪啊,当真以为我没心没肺的么?还是说,这样撩拨我,真的很有意思?

“季小姐?”旁边,杰瑞也一脸迷茫错然的表情,这什么情况?言他干嘛呢?

季亦诺深呼吸,努力掩去眉眼间的黯淡,再抬头的时候依然骄傲如她,眸光潋滟,

“不用叫我季小姐啊,叫我名字就行,或者诺小诺。”

……

舞池里的两人又一个侧身旋转,倏地,苏言眸色一暗,冷俊的眉心刻下的轻痕在灯光下更显分明。

不远处,杰瑞站在季亦诺面前,优雅至极的伸出了右手,另一只手背在腰际后侧,一个倾身俯腰的邀请动作。

她粲然一笑,一双月牙眸如凝聚无数星光,顾盼生辉,将漂亮细嫩的小手放在了杰瑞摊开的手掌心里,很快,又一对俊男美女划入了热闹的舞池。

周围的同学们又再度惊呆了,所以苏言和杰瑞他们是在交换舞伴么?

“言,知道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吗?”凯瑟琳长腿延伸一滑,做一个漂亮的踢腿动作,笑得性**感的红唇微不可见的嚅动一下,唇角渗出来的声音只有他才听得见,冷沉至极。

……

苏言平静的视线依然停留在已经进入舞池的那一抹耀眼身影上,一袭香槟金色的长裙翻飞,宛如最漂亮的太阳精灵,已经惹得周围一阵欢呼了。

“知道。”他声音更冷,两对儿脚下的舞步流畅,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凯瑟琳倏然眯了眯眼,扣着的手臂很轻盈的打出去,

“那知道季亦诺是谁吗?”

季亦诺拉着杰瑞的手,脚尖一踮,飞旋的长发在空中散开,又手臂收回来,

“果然是街舞男孩啊,跳舞带感!”

杰瑞更配合着季亦诺的舞步,帅气的脸颊上已经飘上了两朵小红花,就像是涂了胭脂的小稚姑娘,表情却认真至极,“跳得更好!”

“那当然!”季亦诺一点儿不谦虚的挑眉,傲娇得不得了,眼角的余光微微一瞥,看向两米外的另外一对儿。

……

“我知道,不用提醒。”苏言一双墨色的净眸淡淡对上她,骤然,手臂的力量加大,用力向外一打,凯瑟琳从怀里旋转着舞步跳出去。

季亦诺朝杰瑞潋滟一笑,两人同时做一个张臂的动作,她裙摆一飞,一个漂亮至极的三百六十度转体动作。

【 .】,精彩免费!

怎么又突然变卦了?

就连周围的同学都弄愣了一下,纷纷投射过来惊异的眼神,这女孩不才是苏言的女朋友吗?苏言怎么会没去牵她的手反倒和凯瑟琳跳舞去了。

稍微隔远一些的女孩们用意大利语小声议论起来。

……

即便再小声,季亦诺依然听见了,嘴角扬着的笑意一瞬苦苦的,转眸看向舞池里的那一对。

苏言搂着凯瑟琳的腰,两人四目对视,相凝相望,仿佛眼神交流着什么,却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看得懂,旁边都插不进去,天花板上星碎的灯光旋转流淌,的确,也很养眼。

季亦诺心口的那一根刺,又深深的刺进去一些,大喵喵,总是这样给我当众难堪啊,当真以为我没心没肺的么?还是说,这样撩拨我,真的很有意思?

“季小姐?”旁边,杰瑞也一脸迷茫错然的表情,这什么情况?言他干嘛呢?

季亦诺深呼吸,努力掩去眉眼间的黯淡,再抬头的时候依然骄傲如她,眸光潋滟,

“不用叫我季小姐啊,叫我名字就行,或者诺小诺。”

……

舞池里的两人又一个侧身旋转,倏地,苏言眸色一暗,冷俊的眉心刻下的轻痕在灯光下更显分明。

不远处,杰瑞站在季亦诺面前,优雅至极的伸出了右手,另一只手背在腰际后侧,一个倾身俯腰的邀请动作。

她粲然一笑,一双月牙眸如凝聚无数星光,顾盼生辉,将漂亮细嫩的小手放在了杰瑞摊开的手掌心里,很快,又一对俊男美女划入了热闹的舞池。

周围的同学们又再度惊呆了,所以苏言和杰瑞他们是在交换舞伴么?

“言,知道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吗?”凯瑟琳长腿延伸一滑,做一个漂亮的踢腿动作,笑得性**感的红唇微不可见的嚅动一下,唇角渗出来的声音只有他才听得见,冷沉至极。

……

苏言平静的视线依然停留在已经进入舞池的那一抹耀眼身影上,一袭香槟金色的长裙翻飞,宛如最漂亮的太阳精灵,已经惹得周围一阵欢呼了。

“知道。”他声音更冷,两对儿脚下的舞步流畅,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凯瑟琳倏然眯了眯眼,扣着的手臂很轻盈的打出去,

“那知道季亦诺是谁吗?”

季亦诺拉着杰瑞的手,脚尖一踮,飞旋的长发在空中散开,又手臂收回来,

“果然是街舞男孩啊,跳舞带感!”

杰瑞更配合着季亦诺的舞步,帅气的脸颊上已经飘上了两朵小红花,就像是涂了胭脂的小稚姑娘,表情却认真至极,“跳得更好!”

“那当然!”季亦诺一点儿不谦虚的挑眉,傲娇得不得了,眼角的余光微微一瞥,看向两米外的另外一对儿。

……

“我知道,不用提醒。”苏言一双墨色的净眸淡淡对上她,骤然,手臂的力量加大,用力向外一打,凯瑟琳从怀里旋转着舞步跳出去。

季亦诺朝杰瑞潋滟一笑,两人同时做一个张臂的动作,她裙摆一飞,一个漂亮至极的三百六十度转体动作。

【 .】,精彩免费!

怎么又突然变卦了?

就连周围的同学都弄愣了一下,纷纷投射过来惊异的眼神,这女孩不才是苏言的女朋友吗?苏言怎么会没去牵她的手反倒和凯瑟琳跳舞去了。

稍微隔远一些的女孩们用意大利语小声议论起来。

……

即便再小声,季亦诺依然听见了,嘴角扬着的笑意一瞬苦苦的,转眸看向舞池里的那一对。

苏言搂着凯瑟琳的腰,两人四目对视,相凝相望,仿佛眼神交流着什么,却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看得懂,旁边都插不进去,天花板上星碎的灯光旋转流淌,的确,也很养眼。

季亦诺心口的那一根刺,又深深的刺进去一些,大喵喵,总是这样给我当众难堪啊,当真以为我没心没肺的么?还是说,这样撩拨我,真的很有意思?

“季小姐?”旁边,杰瑞也一脸迷茫错然的表情,这什么情况?言他干嘛呢?

季亦诺深呼吸,努力掩去眉眼间的黯淡,再抬头的时候依然骄傲如她,眸光潋滟,

“不用叫我季小姐啊,叫我名字就行,或者诺小诺。”

……

舞池里的两人又一个侧身旋转,倏地,苏言眸色一暗,冷俊的眉心刻下的轻痕在灯光下更显分明。

不远处,杰瑞站在季亦诺面前,优雅至极的伸出了右手,另一只手背在腰际后侧,一个倾身俯腰的邀请动作。

她粲然一笑,一双月牙眸如凝聚无数星光,顾盼生辉,将漂亮细嫩的小手放在了杰瑞摊开的手掌心里,很快,又一对俊男美女划入了热闹的舞池。

周围的同学们又再度惊呆了,所以苏言和杰瑞他们是在交换舞伴么?

“言,知道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吗?”凯瑟琳长腿延伸一滑,做一个漂亮的踢腿动作,笑得性**感的红唇微不可见的嚅动一下,唇角渗出来的声音只有他才听得见,冷沉至极。

……

苏言平静的视线依然停留在已经进入舞池的那一抹耀眼身影上,一袭香槟金色的长裙翻飞,宛如最漂亮的太阳精灵,已经惹得周围一阵欢呼了。

“知道。”他声音更冷,两对儿脚下的舞步流畅,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凯瑟琳倏然眯了眯眼,扣着的手臂很轻盈的打出去,

“那知道季亦诺是谁吗?”

季亦诺拉着杰瑞的手,脚尖一踮,飞旋的长发在空中散开,又手臂收回来,

“果然是街舞男孩啊,跳舞带感!”

杰瑞更配合着季亦诺的舞步,帅气的脸颊上已经飘上了两朵小红花,就像是涂了胭脂的小稚姑娘,表情却认真至极,“跳得更好!”

“那当然!”季亦诺一点儿不谦虚的挑眉,傲娇得不得了,眼角的余光微微一瞥,看向两米外的另外一对儿。

……

“我知道,不用提醒。”苏言一双墨色的净眸淡淡对上她,骤然,手臂的力量加大,用力向外一打,凯瑟琳从怀里旋转着舞步跳出去。

季亦诺朝杰瑞潋滟一笑,两人同时做一个张臂的动作,她裙摆一飞,一个漂亮至极的三百六十度转体动作。

【 .】,精彩免费!

怎么又突然变卦了?

就连周围的同学都弄愣了一下,纷纷投射过来惊异的眼神,这女孩不才是苏言的女朋友吗?苏言怎么会没去牵她的手反倒和凯瑟琳跳舞去了。

稍微隔远一些的女孩们用意大利语小声议论起来。

……

即便再小声,季亦诺依然听见了,嘴角扬着的笑意一瞬苦苦的,转眸看向舞池里的那一对。

苏言搂着凯瑟琳的腰,两人四目对视,相凝相望,仿佛眼神交流着什么,却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看得懂,旁边都插不进去,天花板上星碎的灯光旋转流淌,的确,也很养眼。

季亦诺心口的那一根刺,又深深的刺进去一些,大喵喵,总是这样给我当众难堪啊,当真以为我没心没肺的么?还是说,这样撩拨我,真的很有意思?

“季小姐?”旁边,杰瑞也一脸迷茫错然的表情,这什么情况?言他干嘛呢?

季亦诺深呼吸,努力掩去眉眼间的黯淡,再抬头的时候依然骄傲如她,眸光潋滟,

“不用叫我季小姐啊,叫我名字就行,或者诺小诺。”

……

舞池里的两人又一个侧身旋转,倏地,苏言眸色一暗,冷俊的眉心刻下的轻痕在灯光下更显分明。

不远处,杰瑞站在季亦诺面前,优雅至极的伸出了右手,另一只手背在腰际后侧,一个倾身俯腰的邀请动作。

她粲然一笑,一双月牙眸如凝聚无数星光,顾盼生辉,将漂亮细嫩的小手放在了杰瑞摊开的手掌心里,很快,又一对俊男美女划入了热闹的舞池。

周围的同学们又再度惊呆了,所以苏言和杰瑞他们是在交换舞伴么?

“言,知道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吗?”凯瑟琳长腿延伸一滑,做一个漂亮的踢腿动作,笑得性**感的红唇微不可见的嚅动一下,唇角渗出来的声音只有他才听得见,冷沉至极。

……

苏言平静的视线依然停留在已经进入舞池的那一抹耀眼身影上,一袭香槟金色的长裙翻飞,宛如最漂亮的太阳精灵,已经惹得周围一阵欢呼了。

“知道。”他声音更冷,两对儿脚下的舞步流畅,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凯瑟琳倏然眯了眯眼,扣着的手臂很轻盈的打出去,

“那知道季亦诺是谁吗?”

季亦诺拉着杰瑞的手,脚尖一踮,飞旋的长发在空中散开,又手臂收回来,

“果然是街舞男孩啊,跳舞带感!”

杰瑞更配合着季亦诺的舞步,帅气的脸颊上已经飘上了两朵小红花,就像是涂了胭脂的小稚姑娘,表情却认真至极,“跳得更好!”

“那当然!”季亦诺一点儿不谦虚的挑眉,傲娇得不得了,眼角的余光微微一瞥,看向两米外的另外一对儿。

……

“我知道,不用提醒。”苏言一双墨色的净眸淡淡对上她,骤然,手臂的力量加大,用力向外一打,凯瑟琳从怀里旋转着舞步跳出去。

季亦诺朝杰瑞潋滟一笑,两人同时做一个张臂的动作,她裙摆一飞,一个漂亮至极的三百六十度转体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