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app新版本下载

敏郡王最后死活要留下来一起蹭饭。

付拾一倒是没什么意见:“敏郡王好些日子不见了,留下来一起吃饭正好。”

今日付拾一准备的菜是肉沫炒新鲜黄豆,然后红烧猪脚,以及一个烟熏笋干烧五花肉,还有老鸭海带汤。

鸭子是新鲜的,取一整只,除掉屁股,除掉爪子和翅膀,以及脖子脑袋后,就直接焯水。焯水后再重新入清水,清水里放老姜拍松,然后就是一把切得细细的海带丝。

带丝鸭就是这样来的。

没有别的调料,全靠海带和鸭子本身的味道来完成鲜美。

品的就是那一份清淡和本真的味道。

鸭子是早就炖上的了,倒也不着急。最好是炖到鸭肉酥烂,一碰就散,才算是成了。

红烧猪蹄则是也要提前焖上。

红烧类的菜,最重要是炒糖色。

用油将糖炒到了起小泡,微微变色,就可以将焯水过的猪蹄块倒下去。

翻炒均匀后,就可以加水,加香料开始焖炖——这个也是要炖到皮上软糯才好吃。

淘宝日系风格装扮女郎优雅迷人

红烧笋干同样也是这个道理。不过放的糖却要少很多。还要另外加上山茱萸,这样才能达到微甜微辣,回味无穷。肉的酥烂,加上吸饱了汤汁的烟熏笋干,配在一起,不仅下饭,而且一点不油腻。

尤其是笋干的细嫩,加上那一点微微的烟熏味——

付拾一是最喜欢的。

其实还有笋干烧牛肉。但是这年头,牛肉可没的卖,就只能作罢。

肉沫炒黄豆则是简单的家常菜。

新鲜黄豆吃起来,有一种特别清香的口感。也是十分好吃的。

肉沫下锅炒散后加了蒜片炒香,就直接下黄豆,然后加一点水和盐,煮熟后加勾芡汁手汤。喜欢吃味道丰富一点,还可以加点辣椒酱——可惜现在也没有。

除此之外,付拾一顺手又炒了个苦瓜鸡蛋,鱼香茄子。

凉菜就凉拌了个猪头肉。用嫩姜片凉拌的。

这两个也是绝配。

杜太夫人其实一大早就过来了,李长博过来时候,她正坐在拾味居那边吃点心。

油炸的小麻花,干泥鳅,还有猫耳朵——

她一个,阿玫一个,吃得不亦乐乎。还没忘记跟付拾一要求,要多几个辣菜。

李长博看着杜太夫人跟阿玫沟通起来毫无压力的样子,不由得也笑起来——怪不得付小娘子总说年纪大了的人,就跟孩子一样。

这可不是跟孩子一样吗?

待到开饭,杜太夫人看一眼齐齐整整的一圈未婚男青年,就忍不住瞪了一眼李长博:怪不得付小娘子这么久都还没被迷倒!

李长博莫名其妙:???

付拾一端起杯子来,敬了大家一杯:“这些日子以来,全赖大家照顾,我和拾味馆才有今日。”

李长博立刻道:“付小娘子是因为自己的本事。我们只不过是锦上添花。”

这样一说,付拾一顿时就有点儿羞涩:原来我这么厉害吗?

不过她心里还是有一点逼数的。所以,付拾一还是老老实实继续感谢大家:“虽然不知今后如何,但是只要拾味馆开着,大家便随时过来吃饭,打五折。”

徐双鱼捧着饮料,忍不住的问了一句:“为什么是五折?”

钟约寒被呛了一下,想掐死自己这个师弟:“付小娘子也要有成本。”

徐双鱼这才恍然:“对哦!”

付拾一笑眯眯许下诺言:“有朝一日我成为全长安最有钱的人,我就给你们免费了!”

所有人都抽了抽嘴角,心头暗暗道:那看来我还是得给钱的。

只有李长博微笑道:“那我就等着付小娘子成为全长安最有钱的人。”

付拾一笑眯眯:“好。”

敏郡王看着两人一来一往的互动,心里头有些不是滋味。

以往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但是敏郡王却分明感觉到,好像是有些不同了。他们两个之间给人的感觉,像是已经插不进去别的人,任何人想强行加入,都会让人觉得突兀。

敏郡王忍不住:“付小娘子不如与我联手,我保准将来付小娘子成为全长安最有钱的人!”

付拾一差点被呛着。

敏郡王这个话说得吧……其实还是有那么一点吸引力的。

主要是谁都清楚,敏郡王赚钱的能力,那是一等一的好。

但是她总觉得,敏郡王说这个话,是有些……其他意思在里头的。

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当着这多人的面儿——

付拾一觉得有些不自在。

她最后只能干笑一声:“敏郡王说笑了,我也没那么大野心……大家吃菜,吃菜。尝一尝今日这个红烧猪脚,看看合不合口味。”

付拾一用公筷给杜太夫人夹菜。

杜太夫人笑眯眯的夸付拾一:“付小娘子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顿了顿,又意味深长说一句:“不过作为过来人,其实我倒是觉得,咱们做女人的,一辈子无非两件事。一个是自身本事,一个就是寻觅一个良人。至于赚钱呢——倒是其次。”

杜太夫人说这个话,还真是自身的经验之谈。

钱到了一定数量,就只是个数量了。

也就那么个意思。

可是身边有人就完全不同了。

身边有人的话,能时刻关心体贴,能一起赏花赏月,多好?

付拾一干笑:“太夫人说得是。”

杜太夫人兴致勃勃的拉住付拾一的手:“你要是想嫁人了,言语一声,我那么多孙儿辈的,随你挑。”

不拘一个李长博。

付拾一简直受宠若惊:“太夫人高看我了,我何德何能——”

杜太夫人拍了拍付拾一,笑得格外慈爱:“付小娘子值得。”

敏郡王“嘎嘣”一声,咬碎了一块骨头。然后自己也捂着腮帮子,牙酸得想流泪。

此时此刻,他对李长博的羡慕,也到达了顶点:我怎么就没有这么一个善解人意的好祖母呢?

想了想自己的亲叔叔皇帝陛下,敏郡王就更心酸了:明明自己才是亲的,可是陛下分明也是乐见其成李长博得手的。

吃过了这顿饭,敏郡王第二日就进了宫,见了陛下就来了一句话:“我想去学当仵作!”

陛下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你说什么?”

敏郡王一脸坚定:“我要去学仵作!我要跟着付小娘子学!”

陛下有点儿明白了。

摩挲着下巴,半晌之后同意了:“你要不怕你就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