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app官网 下载

.630shu.co,最快更新江湖枭雄最新章节!

晚上九点多钟,古保民与苏茂的饭局结束之后,一行人各自乘坐车辆,赶往了漫漫酒吧,被早已经等在门口的领班,直接带进门内,从贵宾通道向二楼走去,随后古保民、林宝堂、柳效忠、杭毅龙,以及苏茂和他那边的几个小青年纷纷落座,众人开始搂着姑娘喝酒聊天。

另外一边,杨东和罗汉、林天驰、刘悦、张傲、黄豆豆一行六人,也带着韩浩天和他的三名同学,走进了酒吧大厅内,一伙人在一楼的角落开了一个卡座,也嘻嘻哈哈的攀谈起来,此刻古保民虽然坐在二楼靠近栏杆的位置上,但始终在跟苏茂聊天,也没往楼下看,所以并没有注意到杨东这边的人,而杨东天生对夜场这种地方不感冒,加之被震耳欲聋的音乐吵得有些头痛,所以吃完药之后,就始终低头抽烟,同样也没往古保民那边看。

酒吧二楼。

“老苏,今天的事,帮了我一个大忙,我谢谢了呗。”古保民跟苏茂谈妥以两千万元的价格转包海域之后,心情舒坦不少,将最近的烦心事部抛诸脑后,笑眯眯的端起了酒杯。

“做生意这东西,无非是来我往,们感觉买的合适,我感觉卖的合适,这就够了,今天我之所以会点头,也是因为杭毅龙给出的价格,确实达到了我的心理预期。”苏茂听完古保民的话,也笑眯眯的端起了酒杯:“老古,既然帮我把这件生意联系成了,那就等签完字之后,我给拿五十万的返点,别嫌钱少,这多少也算是我的一番心意。”

“老苏,我这个人了解,我帮们介绍这个活,不是为了对缝子,而是因为和毅龙都是我的朋友,所以这种各取所需的事,我才会帮忙搭线,我要是拿了的钱,那咱们的关系不就变味了么!”古保民听完苏茂的话,顿时笑着回应了一句。

“咱们喝了一晚上的酒,这句话最让我心里痛快!”苏茂听完古保民的话,先是一愣,随即大笑道:“这样吧,签合同的时候,我少收杭毅龙五十万,至于他怎们跟表示,我就不管了。”

“这一天天的,真能整事。”古保民也不禁一笑:“来,喝酒吧!”

话音落,古保民和苏茂就算彻底敲定了承包海域的价格,众人也没再没提正事,开始情绪高涨的喝酒、聊天。

而楼下那边,韩浩天和三个同学也站在舞池里,兴高采烈的摇着头,张傲和刘悦、黄豆豆三人也站在舞池边缘,轻微的摇晃着身体,同时也是为了防止韩浩天等人别跟其余酒蒙子起摩擦,而杨东和林天驰、罗汉则坐在卡座内,也在喝酒闲聊。

“哎,东子,咱们码头有一个叫梅广涛的人,有印象吗?”林天驰递给杨东一支烟以后,开口问了一句。

90后妹妹街拍秀美迷人

杨东回忆了一下,微微颔首:“梅广涛,是不是个子不高,胖乎乎的那个船老大?”

“没错,就是他!”林天驰点头应和,继续开口:“前一阵子我在码头卸货的时候,听见老梅无意中提起过一嘴,说他打算换一条大型的渔船,这不是正好咱们准备把船卖了吗,这几天,我想约梅广涛聊聊。”

“可以。”杨东略一思忖,点头应允:“老梅这个人挺实在,跟他做生意,应该能放心。”

“那我找个时间约一下他,咱们一起吃个饭?”

“这事做主吧。”提起卖船的事,杨东兴趣无,抿着嘴回应了一声。

“……”

……

时间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酒吧的入口那里走进来了一个二十多岁,穿着一身名牌的小青年,进门之后,他直接把目光投向了二楼的VIP区域,在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之后,顺着楼梯上楼,笑眯眯的走到了古保民他们的半开放式包厢边上,对苏茂点了个头:“忙着呢,二叔!”

“哎呀,咋也在这呢?”苏茂看见到场的青年,顿时咧嘴一笑:“小崽子,是不是又在门口看见我的车了?”

“那对呗,那台翠绿翠绿的大卡宴,不管停在哪里,永远都是那么扎眼!”青年呲牙一笑,坐在了苏茂边上:“二叔,我这几天钱包都瘪了,赞助我点生活费呗?”

“艹,我刚才一看见上楼,就知道找我没好事。”苏茂听完青年的话,有些无语的拿过了旁边的手包,同时笑着向古保民介绍道:“老古,给介绍一下,这是我三弟家的孩子,苏伦达,达子,这是古大爷!”

“哎,大爷好!”苏伦达闻言,一点不眼生的跟古保民打了个招呼,而古保民见对方是个小孩,也点头致意,没有多说。

苏茂给苏伦达介绍了一下古保民之后,在手包里拿出了一万块钱现金,递了过去:“最近这段时间,又没在外面惹祸吧?”

“没有,我能惹什么祸啊,前几天我爸托关系,让我去市局当了个辅警,我现在每天按时按点上下班,特别乖。”苏伦达说话间,接过了苏茂递过来的一万块钱,呲牙一笑:“谢谢二叔了呗!”

“能少惹点祸,让爸妈少跟着操心,就算我谢谢了。”苏茂把钱递过去之后,接着又随口问了一句:“在市局哪个部门啊?”

“禁D支队。”

“禁D?这个部门是不是有点危险啊?”苏茂平时很心疼自己这个侄子,所以听见这句话,舔着嘴唇开口。

“没事,我就是一个文职辅警,平时只是帮忙整理一下档案啥的,真正出任务的时候用不到我,二叔,要是没什么事,我就找朋友玩去了哈!”苏伦达要完钱之后,就打算开溜。

“哎,等一下!”古保民听说苏伦达是在禁D支队工作的,顿时开口挽留了一句。

“怎么了,古大爷?”苏伦达听见古保民的喊声,转身问道。

“孩子,既然在禁D支队工作,那我问一下,古长澜的案子,了解吗?”古保民直言开口。

“古长澜?”苏伦达听见这个名字,嘬着牙花子思考了一下:“说的是一个二十多岁,脸上有疤瘌的小伙,是不?”

“还真知道?”古保民听见苏伦达的回答,不自觉的站直了身体。

“哎,老古,怎么了?”苏茂看见古保民失态的举动,也是一脸的不解。

“老苏,古长澜是我儿子。”

“啊,这么回事啊。”苏茂听完古保民的回答,心中当下了然,加之古保民又刚刚帮他促成了一单两千万的生意,于是对苏伦达微微点头:“古大爷不是外人,他家孩子在里面啥情况,给他讲讲。”

“古大爷,这件事我知道的也不多,因为我只是一个辅警,之所以对儿子的事情有印象,是因为他被人送进去的那天晚上,我刚好在值班,替他做了个身份登记,至于案情进展那些东西,我也接触不到。”苏伦达见自己二叔开口,也就没什么隐瞒的把事情对古保民说了:“儿子在里面没遭罪,而且认罪态度挺好,而且他涉嫌贩D的犯罪证据很扎实,至于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刚才说,澜澜是被人送进去的,对吧?”古保民敏锐的在苏伦达的一番废话中,找到了一丝有用的信息。

“对,没错!”苏伦达点了点头:“古长澜被捕的当天晚上,是被人扭送到禁D支队的,而且当时古长澜的脸上还带着淤青,应该是挨过揍。”

“他妈的!”古保民听完苏伦达的话,气的身哆嗦:“当天把我儿子送到禁D支队的人是谁,知道吗?”

“古大爷,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就是个辅警,职责之外的事情,我也接触不到。”苏伦达没撒谎,他平时上班也吊儿郎当的,确实很少打听这些事。

“好,谢谢了!”古保民听完苏伦达的回应,沉默了数秒钟的时间,努力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没事,应该的。”苏伦达没当回事的笑了笑,随后对苏茂打了个招呼:“二叔,我走了!”

“早点回家,别扯淡!”

“哎!”

“……”

等苏伦达离开之后,古保民靠坐在沙发上,仰头闷了一大杯纯纯的洋酒,辛辣的酒精味道充斥着古保民的喉咙,也在撞击着他的心底,因为古长澜涉及的是恶性案件,所以在开庭之前,警方是有权不公布案情的,最开始的时候,古保民还以为古长澜被捕,是因为他自己在外面扯淡,被警方给抓获了,可是此刻他在听说古长澜是被别人抓住之后,给送进禁D支队的,这才忽然意识到,这件事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简单,而且很可能是有人在蓄意针对自己。

“古哥,没事吧?”古保民身边的林宝堂,刚刚也听见了苏伦达的回答,再一看见古保民冰冷的表情,开口问了一句。

“老林,如果长澜真的是触犯了国法家规,那么他被警察抓了,进去为自己的错误买单,我无话可说,可是他如果真的是被人刻意给送进去的,这口气,我可就咽不下去了!”古保民双手握拳,几乎是咬着牙的回应了一句。

……

就在古保民得知古长澜是被人扭送到禁D支队的时候,苏伦达也从二楼下到了酒吧大厅,路过舞池的时候,眼睛随意一瞥,视线便停留在了场中的一个女孩身上,这个女孩大约一米七的身高,留着沙宣短发,斑斓的光影打在不施粉黛的白皙脸颊上,给人一种特别清纯的感觉,苏伦达自从看见这个女孩,瞬间就发现自己可能是又再一次的爱了,在原地踌躇几秒种后,整理了一下衣襟,就打算迈步上前,找女孩要个微信号。

“踏踏!”

就在苏伦达刚要迈步的时候,从卫生间回来的韩浩天也走到了女孩身边:“思妍,累了吧?走,咱们回去喝点水!”

“嗯,好啊,我发现北方的夜场文化,跟南方的差距还真是挺大的。”女孩听完韩浩天的话,笑吟吟的挽着他的胳膊,向卡座那边走去。

“他妈的,好白菜怎么都让猪给拱了呢!”人群中,刚挤到女孩身边的苏伦达,看见她被韩浩天叫走了,顿时在心中暗骂了一声晦气,自顾转身离开,在走到出口的时候,又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女孩所在的方向,一眼看过去之后,顿时一愣。

“踏踏踏!”

苏伦达犹豫了五秒钟左右,再次迈步跑回了二楼,站在了苏茂他们的包房边上。

“哎,咋又回来了呢?”苏茂看见苏达伦返回包厢,笑着问了一句。

“古大爷,我好像看见送儿子去投案的那伙人了!”苏达伦看着正在喝闷酒的古保民,直愣愣的回应了一句。

漫漫酒吧,二楼贵宾包内。

已经喝了接近一瓶洋酒的林宝堂,听完苏达伦的一番话,顿时眼睛泛红的起身:“人在哪呢?”

“也在这个酒吧里,等我看一下啊。”苏达伦说话间,伏在栏杆上向下扫视了一眼,随后抬手一指下面的一个卡座:“在那呢!”

“刷!”

古保民看见苏伦达抬手,顿时起身把视线投了过去,等他看清卡座里坐着的人之后,顿时一愣:“他妈的!怎么会是他呢?!”

“古哥,这小子是谁啊?”林宝堂听见古保民的声音,也皱眉看向了杨东那边。

“他们是三合船运的人。”

“三合?就是当初跟郝麻子起冲突的那伙人?”林宝堂闻言,也随即眉头紧蹙,他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因为三合遭遇的那起至今未破的海难悬案,就是他一手策划的。

“没错!”古保民在看见杨东等人之后,很快就联想到了当初自己生讹杨东一艘渔船的事,加上他又对古长澜那件案子的始末不是很清楚,所以等苏达伦指认出他们之后,脑海中瞬间冒出了一个念头:“杨东把长澜送进去,是在报复我,这个人的心,太阴毒了!”

“扑棱!”

古保民话音落,他身边的柳效忠拎着一个酒瓶子直接站起了身,目露凶光的看着苏伦达:“确定,当初给古长澜送进去的,就是这伙人吗?”

Ps:本章四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