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官网视频app

☆、1473_渣渣路子

哪有空隙就往哪钻, 有便宜就不管后果地冲上去, 获利了就踩失败者,失败了就怨上天不公,被为难了就诋毁所有相关不相关的人,从不自省,却老是盯着别人的错误大肆嘲笑……

这算修士?‘修士’的‘修’指的是修自身, 在修炼自身的同时必然会或多或少地影响周围,但从来不是把自身抛在一旁不管,只双眼赤红地去盯别人:别人好就嫉妒、想把人拉下来,别人不好就大笑、再上去用力踩踏直到别人再也爬不起来。

哪怕是修背叛之道、贪婪之道的修士, 也是取外界之物最大限度地提升自身, 从来不是胡乱抢,随便咬一口,又匆匆忙忙地去抢下一口,连已吃的、将吃的适不适合自己、能不能消化都不知道。

邪魔没有从容。连妖兽都还有停下来平衡自身的时候,邪魔却就只知道没头没脑地冲冲冲,毁自己、毁别人。毁自己其实别的修士未必会管, 就像修士有时也会与妖兽和平相处一样;但毁别人, 怎么还能指望别人不反击呢?

硬要让修士笃定邪魔不可能成为大能, 其实也笃定不完,因为在修士中还有一种常识:凡事皆有可能,话不可说满。

但以邪魔现在表现出来的行事风格,如果真放任其成为大能了,那对其他修士的资源抢夺程度会有多严重?所以必然不能让这种玩意长成啊。能也不能。

如果真有邪魔能在修真界的围堵中挣扎成大能, 之后席卷走所有资源……唉,天意如此,活不下去了,大家同归于尽吧。

有些不是邪魔但修了比较有争议的一些道的修士,比如上面说的背叛之道,也会现自己面对着大量的打压、排斥、追杀……这些修士就不会抱怨,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他们选择这条道所必须付出的代价,更进一步说,这就是他们所选择的道的一部分。

想享受道的好处,又不愿意承受道的负面压力,修炼可不是那么白日梦的事情。

现在的邪魔都太弱了,外在修为、内在心性,都太过不堪,根本没有独撑一个流派的能力,更别提在修真界的围追堵截中独创一个流派的能力。

简言之,邪魔就是渣。

青春治愈系清新女生甜美笑容俏皮写真

要是有徒弟在师父的百般解释、举例无数后还非要走这种渣渣路子,并以为只要师父同意了,自己的邪魔之路就能一马平川,要是还不平顺就肯定是世界的错、是上天负他,师父能如何?大概只能……

这徒弟拉低了修士的平均智商值,早点灭了换一个新徒弟吧。

☆、1474_重塑

关于储伍琉现在的情况,郭彩长老说:“他重塑了自己的道。”

这人对自己也太狠得下心了,但是:“如果是重塑道而不仅仅是重塑金丹,储前辈怎么还能保留筑基期的修为?最好的情况,他也应该跌入炼气期。”我忍着没说他应该修为废。

不过可能我说的已经很过分了,本已张嘴的明齐葛硬生生吞下了她已到嘴边的话,闭着嘴看我。

我说话能比公认张狂的赤乌宗弟子还过激?不会吧,起码我认为我说话的态度很……比较客观,是探讨实际的语气?

郭彩长老顿了一下,比明齐葛淡定很多,说:“他不是推翻重建,他是剔除了他原本道中他进行不下去的部分,保留的其实更多。”

我:“保留……提纯有益部分?”

郭彩长老:“嗯,比较激进的方式。”

我:“可是,在修炼过程中,修士本来就会不断提纯自身。从排除身体杂质,到金丹纯化,到身随心而动,到神识凝实……这个过程是在修炼中会自然生的。”

明齐葛:“也不是那么自然,很多人都认为自己的修炼度不够快。有很多方法,包括一些功法,以及丹药,就是用来提升修炼度的。实际上,就包括你我修炼的功法,广义上来说也是在促进修为快提升。好的功法更受追捧,也是这个原因。”

我:“还是程度问题吧,过一定程度后,过快的提升度会让自己控制不住。哎,这么说来,其实储前辈的提升方式还在他自己的控制范围内,所以即使是修改道这么大的事,他也稳住了,修为没有下跌得不可收拾?”

郭彩长老:“所以,你们对他的这种做法是支持态度?”

我:“了解有限,只从现有了解来说,不反对。”

明齐葛:“也谈不上支持,主要是看起来很冒险,我是不会用在自己身上的,不过别人要用的话,只要他想清楚了后果,我觉得可以接受。”

郭彩长老点了点头。

我:“能再详细说说储前辈是怎么做的吗?似乎和我炼制通明果的方式很像?”

郭彩长老:“是很像,不过有一个质的不同,你们是控制外物为你们所用,而他……自己炼制自己,用自己部的力量炼制部的自己,你们认为他有可能控制得住吗?”

我:“从结果来说……算是控制住了?”

☆、1475_去推波助澜

到最后,郭彩长老也没有说清楚储伍琉具体做的事情。这也正常,如果储伍琉成功了,那他就是创造了一种新功法,哪怕现在还是草稿阶段、看起来凶险得很,也很了不起;而如果他失败了,那就是黑历史,储伍琉的黑历史,也算是重点培养储伍琉的药宗的黑历史,黑历史应该埋葬。

要不是我和明齐葛刚好遇上,又明显已经对碎丹后的储伍琉做了探查,知道了一些重要信息,药宗连遮遮掩掩的解释都不会给。

“这种解释真是太让人憋闷了。”离开药宗后,明齐葛抱怨道。懒洋洋的语气,也是明知为什么会如此,但还是忍不住想例行抗议一二。

我:“那有没有兴趣泄一下?”

明齐葛:“虽然你很美,但我可不是随便的人。”

……就你这联想方向,也没正经到哪儿去。

我努力正经:“去给谣言推波助澜吧。在药宗给我们编解释的时候,看到我们抬储前辈进药宗、药宗的人还匆忙来迎接我们的人们,一定已经脑补得很多很多了。”

即使大众在造谣的个人平均实力上比不上云霞宗,但大众人多啊,还有诸如包打听等真专业人士,实力总值肯定是可以胜过云霞宗的——再说又没规定云霞宗弟子不会也在这次的谣言事件中掺一脚,我就已经从云霞宗任务处大乱斗专用情报中找到好些相关消息了。

说起来,我从任务处拿情报果然主要是为了满足我的信息收集癖,其次才是为了做分布图。不过,即使是顺便,我的分布图做得也很好,藏书阁的师兄师姐说连惠菇长老都没有挑刺。

我:“正常情况,起码会说‘小孩子的涂鸦,不值一提’这类的吧?”

藏书阁师兄:“惠长老从不这么鄙视后辈的工作。”

我:“但她会这么鄙视我。”可能是被老爹带坏的。

藏书阁师兄:“那可能是这次惠长老把你当工作人员严肃对待了?”

这算好事还是坏事?

藏书阁师兄:“二公子别想那么深刻嘛,不被骂总不是坏事,毕竟如果你想被骂的话,直接向惠长老表达一下你因为没被骂而忧郁了,惠长老肯定会满足你的。我觉得,只要不被骂不是因为被放弃了,少挨骂就是好事。”

嗯,这听起来是一个挨骂经验丰富的前辈的肺腑之言,很有指导意义。

☆、1476_惊悚谣言

现在关于我们和储伍琉,比较劲爆的谣言有这么几条:

我和明齐葛联手重创储伍琉,储伍琉已经废了——这是传统的越级打怪……越级战斗获胜的谣言演变方式。

储伍琉自己修炼出问题,被我和明齐葛捡了皮囊……捡了向药宗邀功的机会——这条谣言传播的主力军是之前看到明齐葛当街欺负储伍琉而储伍琉不予反抗的那些人。

这条谣言的主力军还脑补出了该谣言的进阶版:

储伍琉修炼出问题的原因是通明果,云霞宗之所以强推通明果不是单纯地、惯性地下药宗的面子,而是在动摇药宗的道,储伍琉是第一个牺牲品。云霞宗想借此吞了药宗,一跃成为顶级门派,为此云霞宗还拉拢了赤乌宗。赤乌宗当然也不是白帮忙,他们从中也将获得大利,压倒往生门,进而威胁昆仑的地位。

传这条谣的人传谣时表情特别生动,跟讲恐怖故事似的,充满了气氛感染效果。

云霞宗弟子品味了一会儿后,恍悟:“我说这条谣言的感觉怎么这么熟,这不是我们晚会时编织大师兄是幕后大黑手人设案例的路子吗?这条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谁?是不是自己人?”

我估计是,因为这条惊悚谣言实在是惊悚得太过头,导致稍微还保留了智商的人都表示听不下去,连带对其他相对靠谱的谣言都不想听了。

……什么?居然还有人问为什么这条太不可信?

这智商基本已经可以绝了对自身修炼未来的指望了。

还是解释一下吧。

不靠谱点之一,门派等级不是简单的数量相加。云霞宗想跃入顶级门派之列,吞药宗没用,云霞宗就算把七大的其他六家吞了,一流也还是一流,不是顶级——想靠吞并越级,吞了赤乌宗还差不多,但如果已经有能力吞得了赤乌宗,那吞不吞就都是顶级门派了。

至于为什么不能靠吞同级升级,原因比较多,最明显的一个,同级门派里的修士最高修为都一样,吞多了、凑出再多化神期,大乘期数量还是为零,这没有质变嘛。

同理,赤乌宗靠吞低自家一个级别的门派想压往生门、威胁昆仑也是扯淡——造谣者没说压昆仑,算是保留了最后一点节操,没把修士的智商鄙视到不存在的地步。

作者有话要说: